话剧《安魂曲》中文版成都首演 主演倪大红:舞台是圣殿

maliang 原创
2019-08-02 环球百事网

8月2日晚,倪大红与孙莉主演的、由以色列国宝级剧作家汉诺赫·列文经典作品改编的话剧《安魂曲》中文版登陆成都锦城艺术宫。

《安魂曲》中文版现场照

话剧当中,以“苏大强”角色获得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奖、成为顶级流量的倪大红尤为出彩。无论是演技,还是其对语速、动作、道具等各方面的拿捏,都让人敬佩。也让该剧的艺术顾问、以色列卡梅里剧院前院长诺姆·塞梅尔赞不绝口。

3日晚,《安魂曲》将继续在锦城艺术宫上演。

倪大红

话剧演员倪大红:

我喜欢舞台,我觉得舞台是圣殿

用“倾盆大雨”来形容成都8月2日的天气毫不为过,也正是这样的暴雨,让原本定在中午12点开始的联排推迟了一会儿。孙莉、杜宁林等主演纷纷来到现场,却没有看到倪大红的身影。“这雨下得太大了,大红老师身体有些不舒服。”剧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。

过了一小会儿,倪大红来了。白礼帽,白上衣,浅蓝色短裤,熟悉的“苏大强”出现了,和电视上一样,还是那副“面瘫脸”,唯独没有穿上他所喜爱的AJ(乔丹篮球鞋)。

虽然早已爆红,可是到剧场的倪大红对每位工作人员都很有礼貌。碰到熟悉的人,他会双手合十问候,丝毫没有架子。来到剧场,倪大红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戴上耳麦试音。还特意赶到舞台最远处的调音台,和负责音响方面的老师谈笑风生了好一阵,才哼着小曲慢悠悠走上舞台。

因为整个现场是将北京首演的舞台照搬过来,地上是木板圈出的圆形斜坡,黑色幕布被吊在圆形钢丝上,顶上的灯光也围成一个圈。角色的路径都环绕在这个圆圈上,倪大红就围着圆圈走了几圈,中途不时停下脚步,跺一跺木板。

演员正在后台化妆

剧组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,在排练的一个多月里,每个周末休息一天。

该剧导演、以色列人雅伊尔·舍曼规定:如果彩排两点开始,一点半就要到场,在排练室要保持安静,手机一定要静音,也不能在帘子后小声背台词,因为帘子不隔音。倪大红便遵守规矩,每天提前半小时到,从不请假。他甚至感觉就像回到中央戏剧学院,不敢在排练场走动,甚至因为担心走路声音大,想把鞋脱了。

对于话剧舞台,其实倪大红再熟悉不过。1999年,在田沁鑫编导的话剧《生死场》中,39岁的倪大红出演逆来顺受、麻木不仁的普通农民“二里半”,这帮他摘下梅花奖、文华奖两项大奖。如今为何再度回归这个舞台?之前倪大红在接受采访时给出的答案是,想避避苏大强这个角色的风头。“苏大强把大家拽在这了,那什么东西能拽住苏大强?我不知道,我觉得我还是回去演话剧。”

其实,不仅如此,倪大红本身就是话剧演员,他说“我喜欢舞台,我觉得舞台是圣殿。”

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 实习生 李铭铭 摄影记者 王效 部分图片由主办方提供

演员正在舞台上彩排

好友回忆列文:

去世前最后一分钟还在导演

作为已故以色列剧作家汉诺赫·列文最负盛名的著作,《安魂曲》中文版终于在2日晚迎来成都首场演出。汉诺赫·列文一生创作剧作60余部,将以色列戏剧推至前所未有的高度,被誉为“以色列的良心”。列文也是首个被介绍到中国的以色列剧作家,这部巅峰之作曾四度应邀来华演出。

《安魂曲》是根据契诃夫三部小说片段改编创作完成的,从中提炼出三个承受着“死亡”境遇的故事,以老人老妇的死亡为贯穿主线,以年轻母亲痛失婴孩的悲伤作高潮,用多次节奏性重复的车夫故事作经络,形成一种穿插而完整、平稳而多变的情节。

而《安魂曲》中文版,采用的是特拉维夫大学东亚学系终身教授张平的译本,由以色列新生代导演雅伊尔·舍曼执导,“中文版《安魂曲》的创作绝非简单地复制原版,而是尝试把两种不同文化融合。”

在2日晚锦城艺术宫的舞台下,坐着一位特别的观众——以色列卡梅里剧院前院长诺姆·塞梅尔,他也是《安魂曲》中文版艺术顾问。之前,北京站、天津站演出他都没有看,成都站是他第一次看《安魂曲》中文版。

看着身旁的成都戏迷跟着剧情时而放肆大笑,时而低声哭泣,诺姆·塞梅尔脸上的表情也非常丰富,而除了惊喜之外,他更多的是满足。在他看来,列文的故事讲述的并不是像巴黎、上海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,而是一个相对于普通一点的城市。“这样观众不会有距离感,都很感同身受。”塞梅尔告诉红星新闻。

《安魂曲》已经在全世界巡演了500多场,巧得是,今年刚好是它诞生20周年。这是列文在与死神抗争的病榻上完成的一部自编自导巨作,饱含“向死而生”的生命光辉。

演员正在舞台上彩排

“我们是1999年3月首演的,列文是在(当年)8月去世的。首演前,列文每天都要去化疗,处在那样的一个状况下,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。他是早上去医院,我不知道他几点能到现场,但演员们非常耐心,4、5、6个小时都愿意。”塞梅尔透露,当时在以色列排一出戏的时间是两个月,但是因为列文的身体,《安魂曲》的排练周期长达5个多月。

这出讲述人之将死的戏,莫名与现实中的列文很相似。“他太痴迷于剧场,每天都要到剧场,一排就是5、6个小时。”对于这位曾经的挚友,塞梅尔感慨道。甚至,列文在医院的病床上时,还在导另外一部戏。“当时《安魂曲》首演后,列文就住进了医院,但他还要坚持再做一个戏。他已经在病床上动弹不了,就把演员叫到医院,病床推到门口,演员就在走廊里排练。直到他去世前最后一分钟还在导演,开会讨论谁来负责灯光设计。记得当时他一直念道‘我要死了,挺好的’。”

编辑 张超

四川通江一女子被在建楼掉下钢管打中身亡 警方正在调查 关一家店却开了40家优质门店,盒马在做什么? 苹果遭殃股价暴跌 特朗普再挥关税大棒 为什么刚买的手机就降价?揭秘818、双11价格"狂欢"的真相 任正非最新言论,要求华为员工做好本职工作,提拔优秀人才 为何江苏GDP如此之高,却从未诞生过一线城市?苏州:我想试试
热门文章
为你推荐